疫情凸显全球卫生治理机制面临诸多挑战,专家们这样说

来源:admin日期:2020/06/11 浏览:100

疫情防控关键期,对于WHO的质疑却从未间断。

除了资金问题,全球卫生治理还存在着治理权力分散的问题。有学者认为:“抗疫新技术开发、疫苗及药品的研发等都离不开诸如基金会等非国家行为体的参与,但是它们的参与将使WHO的主导角色弱化,WHO需探索保持其在全球卫生治理机制中的领导权。”

方向应当是支持而不是削弱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持之以恒是解决医学难题的关键 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丨创时代 2020-06-05 14:02 美国橄榄球运动员参加抗议活动后感染新冠肺炎 2020-06-04 13:51 说好的北欧兄弟情呢?瑞典因疫情死亡率太高不受邻国待见 全球战疫 2020-06-03 22:54 WHO:新冠疫情下癌症等非传染性疾病防治遭严重干扰 全球战疫 2020-06-01 21:55 WHO详解:为何在“团结试验项目”中暂停羟氯喹试验 全球战疫 2020-05-27 16:04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潘寅茹

英国当地时间4日下午,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包括超过32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WHO负责人和12个私营机构及民间团体领导人共同参加了全球疫苗视频峰会,并为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筹集了88亿美元资金,助力新冠疫苗研发和常规疫苗的普及。

全球卫生治理面临这些挑战

王毅表示,我们认为重点可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从制度、规则层面更好地排除政治因素干扰,尊重科学和专业意见,摒弃政治化和污名化的做法。二是赋予世卫组织更充足的资源,提升其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能力。三是秉持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加大对发展中国家公共卫生事业的支持与投入。

5月27日,WHO宣布正式成立WHO基金会,该基金会将作为一个独立的捐赠实体,支持WHO应对最紧迫的全球卫生挑战。

能力短板和资金瓶颈是全球治理面临的普遍问题,包括卫生治理的几乎所有全球治理领域都普遍存在资金缺口,因此,如何更好平衡全球公共利益和国别利益面临很大挑战。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WHO称,尽管羟氯喹和氯喹已被许可用于治疗其他疾病,“但在现阶段,尚未发现这些药物对新冠肺炎的治疗有效”。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全球卫生治理机制经受严峻考验。

与会学者认为,此次疫情突显了全球卫生治理的目标困境,即在大健康框架下如何更好地兼顾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3(SDG3)健康目标的需求和应对突发性国际公共卫生事件的需求,促进健康权和健康公平的实现。

第一财经APP

防疫政策设计者、瑞典国家流行病学家蒂格内尔承认,瑞典本应实施更多限制措施来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从而避免目前的高死亡率。

“很显然,没有足够的资金就会显得束手无策。”一位全球公共卫生治理领域的学者在前述论坛上表示,除了WHO,当前很多机构也在协助WHO对全球卫生治理进行筹款、捐助。比如,欧盟5月初举行了一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全球多国和国际组织派代表参加了这次线上直播大会,会后共募集资金近74亿欧元。欧盟表示,这笔费用将用于新冠病毒检测、疫苗和治疗手段开发,同时将用于按时、公平地向贫困国家发放疫苗。

与会学者认为,除了上述原因,捕鱼的网站证书健康公平价值理念的倒退、国际法执行缺位、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核心领导力削弱等,都是造成当前重大疫情下,全球卫生治理缺乏协调统一行动,一些国家防控成效大打折扣的重要原因。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日11时33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超663万,其中39万多人死亡。

此外,在诸如疫情为代表的全球公共卫生事件中,当前的全球卫生治理中缺乏约束性的机制以及特殊情况下的治理规范,就导致了几乎沦为“三不管地带”的“钻石公主号”邮轮疫情等尴尬局面。此前,“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新冠确诊人数一直在WHO的每日统计中位于“其他”例中,并没有被统计入特定的国家。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日前举行“中国与全球治理”系列圆桌论坛,聚焦“新冠肺炎疫情与全球卫生治理”等话题,与会学者从全球卫生治理价值、治理规制、治理主体、治理路径、治理客体和治理效果等六个方面进行深入分析,认为现存全球卫生治理机制面临诸多挑战。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汤蓓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也反映出,作为全球治理的一部分,全球卫生治理中的赤字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5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记者会,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会上表示,实际上每次重大疫情之后,世卫组织都会做出全面总结评估。但方向应当是继续坚持而不是放弃多边主义,支持而不是削弱世卫组织。第73届世卫大会决议已就此做出明确阐述。

WHO资料显示,每年非传染性疾病在全球致死4100万人,相当于全球所有死亡人数的71%。

疫情新冠卫生治理WHO改革

“卫生治理议题在各国的政治议题排序中优先级比较低,往往会排在军事安全、国家经济发展等议题后面,不太容易引起重视。”汤蓓解释道,“由此就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国际卫生条例》要求所有的国家都要达到核心应对能力,包括监测、反应等方面。但是有大量的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其实是很难达标的,因为它确实没有资源投入到这方面。”

在此次全球抗疫过程中,世界卫生组织(WHO)发挥了重要作用,也面临一些挑战。以WHO的筹款机制为例,目前经费80%均源于自愿捐款,18%来自评定会费。WHO主席谭德塞表示:“众所周知,WHO获得成功的最大威胁之一是,我们预算中不到20%的经费来自会员国的分摊,这部分预算使用较为灵活;而超过80%的经费则来自会员和其他的自愿捐助,这部分预算通常会严格使用在特定的计划上。”实际上,这意味着WHO在资金使用方式上几乎没有决定权,80%的资金都无法自由运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