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全国解除紧急状态,不封城也能成功抗疫?

来源:admin日期:2020/06/16 浏览:160

受边境管控影响,4月访日外国游客仅为2900人次,同比暴跌99.9%。相比之下,日本原计划在2020年度接纳4000万访日外国游客。在旅游业几近完全停摆之时,接待中国团体游客的老字号日式旅馆“富士见庄”成为日本首个受疫情影响破产的案例。

即便解除紧急状态宣言,日本人的生活也无法立刻恢复原本的样子。在日本大分县,当地政府呼吁民众在聚餐时采取佩戴透明面罩、取消碰杯等措施,降低疫情再次暴发的风险。

从安倍在5月中旬的发言来看,日本的抗疫进程还远未结束。当时他表示:“在开发出有效的治疗方法及疫苗之前,有必要做好与该病毒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

紧急状态宣言全面解除后,日本还将每三周对各地区感染情况进行一次评估。到5月底,日本将继续要求避免不必要非紧急的跨都道府县移动。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日本政府过度注重防范外国输入,没有准备好应对国内病人的增加。与此同时,日本各地相继出现感染途径不明的患者,医院,乃至出租车司机的行业聚会开始出现聚集性感染。

日本早在1月16日就发现首例确诊病例,并在接下来的两周里确诊多例居住或到访过中国的游客、以及接触游客较多的导游和司机。2月初,停靠在横滨港隔离的“钻石公主”号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这艘载有3700余人的邮轮最终确诊712人,死亡13人。

居家办公也给日本公司习惯的书面合同盖章带来了麻烦。依然使用印章的发达国家十分罕见。但受疫情影响,据共同社报道,许多日本公司终于选择采用电子合同,日本特有的“印章文化”正转变为“去印章化”。

与此同时,疫情还为日本国内的消费习惯带来新趋势。例如居家办公增加导致个人电脑需求增加——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的4月20-26日零售数据显示,大型家电专卖店的个人电脑销售额同比增加53.3%。购买大屏幕台式电脑、购买新的办公椅的趋势也在扩大。

对于日本来说,疫情造成的最大损失或许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尽管这一决定的宣布时间一拖再拖,但日本仍在3月底迎来今年失去奥运会的结果,并面临超过6000亿日元的损失。

当月中旬,日本政府还向每户家庭发放2只棉布口罩,这一计划需耗费46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0亿元)。然而民众却发现布口罩中混入不少次品,还有人质疑这纯属浪费纳税人的钱。

但日本提供的也并非完美的抗疫经验。较高的检测标准和过低的检测比例一直为人所诟病,安倍下发到各家各户的口罩被民众嘲笑,学校和商业活动停摆为日本社会带来许多新的烦恼。经济方面,日本一季度GDP按年下降3.4%,陷入技术性衰退。

直到4月7日,安倍晋三才基于防止新冠疫情蔓延的《特别措施法》首次针对7个都府县发布紧急事态宣言,16日将其范围扩大至全国。然而和多国宣布的强制“封城令”不同,安倍仅仅呼吁民众不要到户外活动,公共交通工具仍会运作。

有总结称,日本的口罩文化,较强的公共卫生意识,以及较早停课的决定让日本的感染比例维持在较低水平,紧急状态宣言期间也没有采取严格的封城措施。

日本经济新闻和东京电视台5月8-10日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对于政府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举措,“不予好评”的日本民众达到55%,创2月以来最高水平。

安倍在25日的发布会上表示,政府在宣言解除后将力争避免密闭、密集、密切这接触“三密”的情况。但在防范下一波病毒传播的同时,安倍政府还要想办法让民众避免更糟糕的生存境遇。

东京富士通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马丁·舒尔茨表示,政府刺激措施要到第二季度后半段和第三季度才会生效。“复苏将比许多人希望的要慢……要从这场危机中恢复过来,至少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

路透调查的分析师预计,日本经济在4-6月期间将萎缩22%,这将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降幅。分析人士警告说,日本政府的支出计划实施缓慢,支持力度太小,而且来得太晚。

总务省公布的4月日本消费者物价指数(生鲜食品除外)时隔3年多再次转为下跌。物价持续走低的通货紧缩将带来企业收益恶化,就业岗位和工资减少的风险。

微信图片_20200517095909.png

当时外界不断质疑日本在邮轮上实施隔离的做法,专家认为封闭的邮轮正是传染病毒的完美场所。但也有观点认为,这艘邮轮在疫情早期为日本提供了宝贵的病毒研究数据,捕鱼的网站通用并让公众迅速加强对疫情严重性的认知。

在过去两周日本各地区分批解除紧急状态宣言后,安倍在5月25日傍晚宣布,全国解除紧急状态宣言,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周。在北海道和首都圈的东京、埼玉、千叶、神奈川最终加入解除行列后,日本和越来越多的国家一道加入常态化抗击疫情的新阶段。

安倍也在25日的发布会上强调,经济复苏仍然是首要任务,第一和第二轮经济刺激计划的总规模将超过200万亿日元。政府和日本央行将部署所有必要的措施来克服新冠病毒的经济影响。

防疫及时?富士电机对销售点心的现有机型进行了抗菌加工改良,开发出了可销售口罩等卫生用品的专用自动售货机。来源:日本经济新闻疫情影响微信图片_20200517095855.png经济复苏难

厚生劳动相加藤胜信22日透露称,6月初将开始以东京、大阪和宫城的居民约1万人实施抗体检测,三个地区分别是感染比例较多和较少的地区。这将让日本政府掌握病毒传播范围,或有助于估算下一次流行时可能感染的人数以及需要接种疫苗的人数。

进入5月,日本政府将解除紧急状态宣言纳入议程。与其他国家模糊的标准不同,日本将“近1周的新增感染人数合计为每10万人口在0.5人以下”作为主要量化标准,同时考虑医疗资源压力、核酸检测数量,是否能追溯感染路径等因素。

富士山也会在这个夏天和公众保持距离。静冈县和山梨县分别宣布登山道不会开放,今年夏季富士山封山。

另一方面,化妆品销售出现锐减。粉底和口红等彩妆产品销售额在超市减少64.5%,原因是女性上班等外出机会减少,且佩戴口罩让很多女性选择不涂口红和淡妆。

东京商工调查统计显示,截至5月15日,疫情已导致日本150家企业破产,其中住宿业最多,共有30家,其次为餐饮业22家、服装业20家。此外,多县首府4月低保申请数同比增加2至5成。

5月15日晚,约20名大分县政府职员在一家能最多容纳40人的餐馆内聚餐,为民众作出常态化抗疫的示范。他们分为几个不同的组,其中一组职员在聚餐期间一直佩戴口罩,另外一组职员则彼此之间保持距离,说话和进餐时用手帕捂住口鼻,还有一组职员佩戴透明面罩。

率先解除的是不包含北海道、东京和大阪周边地区的39个县,随后大阪所在的关西地区也解除。截至5月25日,北海道和神奈川感染情况仍超过超过0.5这一大致标准,但政府考虑其医疗体制完善,同样予以批准解除。

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类似,日本经济也受到疫情重创。

为缓和疫情冲击,日本政府已在4月7日宣布紧急状态宣言的同时敲定108.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万亿元)的经济紧急对策,该金额占GDP比重接近20%。即便如此,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就GDP数据而言,日本更糟糕的情况还在后头。

记者 | 田思奇

内阁府上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1-3月日本经济按年萎缩3.4%。这是日本经济连续第二个季度负增长,意味着日本已经陷入技术性经济衰退。在严重依赖出口的日本,4月出口更同比暴跌21.9%,创10年来最大降幅,尤其是对欧美国家的汽车出口下降。

自日本国内新冠疫情在3月中旬开始扩大后,首相安倍晋三就没有理过发,也没在晚上去餐厅聚餐过。时隔两个月,安倍终于又在5月16日抵达常去东京涩谷美发厅“HAIR GUEST”。

截至5月25日下午,据NHK汇总统计,日本国内累计发现新冠病毒感染者16623人,与24小时前相比新增十余人,累计死亡843人。作为人口超过1亿,且较早发现病例的老龄化国家,日本的确诊总数在全球未进入前30位。

日本智库“中部圈社会经济研究所”估算称,如果全球疫情要到今年年底才平息,日本名最多可能有301.5万人失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