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学做官先学做人:徐阶如何斗倒严嵩,又如何收尾?堪称教科书

来源:admin日期:2020/06/18 浏览:195

四、入值内阁,谨小慎微

徐阶

严嵩

夏言虽然跋扈但“然犹所持正也”(《两朝宪章录》)。严嵩一党真可谓祸国殃民,严嵩主政期间正是大明南倭北虏之患严重时期,严嵩一党只知弄权敛财,自毁边防。徐阶在严嵩主政期间,明哲保身,但是这种保身是被逼的,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如何治国平天下?所以《明史》称徐阶“立朝有相度,保全善类,嘉隆之政多所匡救,间有委蛇,亦不失大节”,可见徐阶保护了大量的人才,为隆万新政打下了一定基础,这样来看徐阶还是一个功大于过的人。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徐阶等人

参考文献

文史君说:

徐阶是官场后辈,是一位典型的学术教授型官员。早期他只是负责编写《大明会典》,之后受夏言提拔晋升吏部侍郎。但因夏言弃市,徐阶坐立不安。

三、严党掌权,徐阶明哲保身

嘉靖

嘉靖的御前会议

徐阶的政治命运在夏言垮台后仍能顺风顺水,究其原因其实和严嵩一样靠溜须拍马、给皇帝写青词才得以保全。所谓青词就是嘉靖祭天时,焚烧给上天的祷告词之类的。徐阶文化素养高,写得好,“应制文多称旨者,乃召人直无逸殿庐,与大学士张治、李本俱撰斋词。”(《明史》)所以夏言被害之后,徐阶反而转任了礼部尚书,陪在皇帝身边,修玄问道。这种宠爱甚至到了,当时吏部尚书空缺,朝廷商议让徐阶去任职,嘉靖帝竟然斥责群臣“阶方侍朕左右,何外拟也?”(《明史》)表示不想和徐阶分开。

徐阶等人

夏言将内侍宦官视为奴才,不屑一顾;严嵩就尽力交好宦官。夏言敢弹劾锦衣卫指挥使陆炳;严嵩就尽力巴结锦衣卫。这显示了二人表面和气,私下却针锋相对。

宦官

五、终见阳光

3.樊树志《高处不胜寒(下)-内阁倾轧中的徐阶》《书城》2018年6月

一、严嵩夺权给徐阶上了一课

电视剧《锦衣之下》里的夏言

这么宠爱徐阶,首辅严嵩能干吗?严嵩对徐阶是羡慕嫉妒恨:“阶尝为夏言所荐,嵩颇忌之,至是忌益甚。”(《明史》)所以严嵩经常背后说徐阶坏话,徐阶对此有所察觉,但是徐阶坚信只要不失皇帝宠爱,任何人不能伤害自己,所以更加卖力写好青词,力求皇帝保护。“阶危甚,不知所为,唯益精心斋词,以冀上怜而宽之。”(《明史》)同时徐阶绝不和严嵩有任何争端,委曲求全,终于嘉靖三十一年,徐阶以礼部尚书入职内阁。

所幸徐阶的上司吏部尚书熊浃也是一位正直官员,熊浃没有因为徐阶的后台夏言垮台而清算徐阶,反而因为徐阶的能力而对徐阶十分关照。同时熊浃不随波逐流,对皇帝直言敢谏,熊浃同大学士张治还一起上疏劝谏皇帝,所谓“世宗好玄,大臣之逢迎附和者多矣,其中流砥柱者不过熊浃、张治。”(吴瑞登《两朝宪章录》嘉靖二十九年十月条)。这种正直的官员自然没有好下场,所以熊浃的下场也给了徐阶警示,让徐阶只得随波逐流。

1.《明史》,中华书局1979

嘉靖四十年,嘉靖的宫殿西苑永寿宫失火,嘉靖转居旧宫殿玉熙宫。一些大臣主张皇帝迁回大内(嘉靖求玄问道,不住世俗的乾清宫),皇帝问严嵩,严嵩却昏了头,居然让皇帝迁居南苑,南苑就是英宗回銮被代宗囚禁的那个地方,本来就不大吉祥,加上嘉靖特别看中道教风水玄学一套,对这种提议自然十分气愤,严嵩自此失宠;而徐阶则巧妙的上疏,建议将建造别处宫殿的木材挪用,新建永寿宫,省时省力,皇帝同意,果然不出一月新宫建成,皇帝大喜,亲自命名万寿宫。“自是(严)嵩势日屈,而帝惟(徐)阶言是听”“于是中外知帝意所向,谓阶必能去嵩矣!”(万斯同《明史》)

嘉靖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在如履薄冰中,徐阶作为次辅伴随严嵩渡过多年。终于严嵩昏聩犯了忌讳,徐阶来了机会。

嘉靖喜爱道教,捕鱼的网站手机爱穿道袍、头戴花冠(这一点《大明王朝》里有生动的表示),不仅自己戴,还要让重臣们一起戴,夏言认为这不符朝廷礼法坚决不同意:“非人臣法服,不敢当”(《明史》);严嵩则尽力奉承。嘉靖最厌烦臣下卖弄正直,最终夏言失宠。这也是夏言必死的根因之一,尹守衡《明史窃》就认同这种看法,“(夏)言论死……(嘉靖)语犹及前不戴香冠之事也。”

《大明王朝》中严嵩任职首辅的时期,也是清流倒严斗争的过程。剧中,清流派以徐阶、高拱、张居正为核心,高拱最为激愤,永远和严党正面“硬刚”,而清流中官阶最高的是次辅徐阶,相比于“愤青”高拱,徐阶永远围着严嵩转,可以说徐阶是个身在内阁(严嵩的地盘),心在清流的人物。在倒严成功后徐阶任职首辅却没有对严嵩赶尽杀绝,反而依旧对严嵩以礼相待,表现了徐阶的圆滑。那么历史上的徐阶又是如何掌权倒严的呢?今天文史君就带大家一起看一看。

2.万斯同《明史》,续修四库全书据北京图书馆藏清抄本影印本,1998

二、徐阶的性格

严嵩联合宦官、锦衣卫将莫须有的罪名嫁祸给夏言,在嘉靖的圣旨下,夏言被弃市,夏言妻子被流放。夏言之死给谁敲响了警钟呢?夏言一手提拔的徐阶,夏言之死给徐阶深深的阴影,夏言“骈首就戮,嵩之罪通于天矣”(《明史窃》),在这之中,徐阶见识到了严嵩稳扎稳打、卧薪尝胆、城府极深的政治手腕;也看见了树大招风的恩师夏言,不洁身自好的下场;更明白了自己的地位完全取决于皇上,只有皇上才是唯一的靠山。夏言之死教育了徐阶,养成了徐阶“善容止,性颖敏,有权略,而阴重不泄”(《明史》)的性格。

嘉靖朝最开始最有权势的首辅是夏言,夏言任职武英殿大学士、少师、内阁首辅,加授玉带、绣蟒飞鱼麒麟服,恩宠无以复加。但是夏言最致命的缺点是无城府,得势骄傲,还不洁身自好。严嵩比夏言早出仕十二年,是夏言的官场前辈,却比夏言晚进内阁六年,因此被夏言看不起,成为夏言嘲笑的对象。夏言经常在公开场合对严嵩冷嘲热讽。在内阁权限上,“(夏言)愈骄直,凌之出其上。凡有所拟旨行意而已,不复顾问(严)嵩。嵩亦默然不能吐一语,而心恨之甚”(王世贞《大学士夏公言传》),可见夏言比较恣纵。严嵩呢?擅长隐忍,不仅是“甘心”当次辅,规规矩矩,而且对夏言的态度“如子之奉严君”(《万历野获编》)。

严党危害社稷必然引起正直之臣的弹劾,所以万历三十七年,刑部的小官张翀、董传策又弹劾严嵩。最巧的是张翀是徐阶门生,董传策是徐阶老乡,这能不让严嵩警觉他们的幕后指使是徐阶吗?无奈徐阶只能继承传统手艺,继续奋力写青词,讨好皇上;对内阁之事,全完秉持严嵩的意思办,以此表示自己对严嵩的恭顺。

入值内阁,进了严嵩的地盘,没了皇帝的呵护,日子过得苦,还不想成为第二个夏言,怎么办?张岱《石匮书》写了此时徐阶的办法:“其始事(严)嵩甚谨,与缔交联姻,治第分宜就公。”徐阶为了巴结严嵩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严嵩之子严世藩,力图结亲求和。还将自己的退休后的住宅放在了严嵩老家祖屋旁边,表示以后也要依从严嵩、时时求教、奉严嵩为师为父。

嘉靖三十二年,徐阶遇到了入阁后第一难题。当时刑部小官杨继盛弹劾严嵩结党、误国、弄权、贪污、媚上欺下等十大罪状,嘉靖最厌恶臣子卖弄正直,所以将杨继盛下狱,严嵩力图赶尽杀绝,让指挥使陆炳严刑拷打,力图让他胡乱攀咬,矛头直指徐阶,徐阶在此事上只好明哲保身,没有作为,置身事外。

高拱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0